熊熊燃烧的“乒乓”里有青春最酷的样子

这部剧是双男主设定:徐坦(白敬亭饰演 )像冰,乖巧腼腆却能厚积薄发,于克南(许魏洲饰演)似火,天赋异禀又桀骜不驯。

我国唐代著名诗人李贺曾经曰过:少年心事当拏云,谁念幽寒坐呜呃。大意是说,小伙子心头一定要有高昂志向,独处困顿时就唉声叹气啷个能行?

清秀少年徐坦,像极了我们上学时总坐在前排的那个乖巧男生,典型的人俊心善,却难免少了些野性。

众所周知,在我国各项深受人民群众喜爱的体育运动里,不论是脚上踢的,还是手里架的,都离不开“大力出奇迹”这句戏谑的口头禅,会不会,咱先别管,要的就是这股子浪劲儿啊,可偏偏我们的徐大少爷,他就不会。

眼瞅着大区集训就要来了,面对继续打球还是上学的终极选择,徐坦这下犹豫了。

你说打吧,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到底能打成个啥样子?但不打,还真是放不下这份热忱。

就在徐坦递交了离队申请刚踏上回家的大巴,一颗乒乓球在他放包时意外掉落,慢镜头下,一阵“乒乓”声后,徐坦怔住了,随后,他一句“哪怕乒乓球没有选择我,但我可以选择它。”

徐坦这一“乖巧”的形象算是立住了,老泪纵横之际请允许我呐喊一声:这就是青春啊!

那面徐坦一番pk总算拿到金链海选晋级,这旁于克南就被他爹按着骄傲的头颅向我们走来了。

但你以为这就完了?too young too simple了不是?桀骜小子上来就是一顿操作猛如虎。

于克南先是大闹集训基地,搞得他爹是头疼脑热,之后又偷摸半夜翻墙,却被教练逮了个正着,叛逆少年岂能浪得虚名?

你说任你说,听进去一句算我输,“吭叽”就潇洒一跳,没料到墙外是个半山坡,栽了,可把教练给乐坏了,这倒不打紧,谁让人不中二枉少年呢?嘿,这股混不吝的莽劲儿,我太熟了!

但剧中对少年于克南之烦恼的着笔,其实很符合一个寻常青少年看待世界的角度。

就拿于克南闹着罢训这事来说,天选之子于克南打球凌厉,球风彪悍,典型的初生牛犊不怕虎,于克南此时内心OS:我都这么强了,还集训个啥子?

青春期嘛,往往难免会以自我为中心,而这确实让他们很难窥见事物的全貌,毕竟他这个年纪应该还没听过罗文、甄妮合唱的那首“一山还比一山高”(过来人表示泪目)。

就此,剧集将少年身上那种多少会有的迷茫与执拗准确的拍了出来,而让浪子回头的,终究还是这赤裸裸的现实。

一个劲儿琢磨跑路的于克南在达到目的后,望着眼前川流不息的都市,他摸了摸自己的裤兜,猛然想起那句“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显然,那一个年少不羁的夜,他成长了许多。

然而,打算重拾球拍的他却没能立马得到教练的允许,只见教练一张口那就是湖了,“啪”就先来了一套约法三章,前两章是啥我估摸于克南也没听进去,反倒是最后那句“集训时一场比赛都不能输”彻底燃起了于克南的斗志,不怯场,不服输,这不才是青春要有的态度吗?

至此,性情截然相反的两人在各自的青春阵痛中默契的站在了同一条起跑线上,而等待他们的,不单是残酷训练带来的生理、心理双重考验,还有令人热血沸腾的正面较量。

《荣耀乒乓》作为一部少见的以运动员青春成长为题材的双男主剧,最有看头的当属徐坦和于克南的对手戏,但在硬碰硬之前,两人都要经历的,是一个百炼成钢的过程。

顾名思义,千锤百炼,方能成钢,而剧中,徐坦和于克南这群稚气未脱的少年们要想成为一个好的球员,同样如此。

用教练的话说,过硬的心理素质,战术素养,和对场上局面的把控能力,三位一体缺一不可。

正所谓不想拿冠军的少年不配叫,而挡在徐坦面前的对手,自然是气焰正盛的于克南。

据说,剧中徐坦的饰演者白敬亭为了更加贴合人物,提前备战化身白“举铁”,光看这肌肉线条,就知道这铁举得如何了。

戏外,演员态度认真努力健身,剧里,两人一路打球进阶,对手戏更是飒到飞起。

大区集训,徐坦虽是个新人,但性格好,不一会就和舍友打成了一片,而于克南属于那种跟谁都是“第一次见你不太顺眼”的主儿,在他的世界里,除了打球,就是训练。

这不,徐坦舍友波波看到于克南训练时实力强劲,上前夸赞就遭到了无视,惹的一旁何进宝蹭就拍案而起:怎有如此猖狂之人!

可在徐坦眼里,于克南有狂的资本,说着就顺手把“咬紧于克南”五个大字记在了自己的小本上,妥妥的中学书桌刻字既视感,迅爷respect。

没成想,迎面碰到于克南的徐坦照样来了个冷热敷,本想借二人小时候交过手叙叙旧的徐坦,却得到了于克南一句“不记得你,输给我的人太多了。”

训练赛上,面对情绪低落、状态不佳的队友,于克南丝毫不留情面,不但赢了,还直接让对方吃了一颗“鸭蛋”,可想而知,这打击力度堪比虾了仁,他还要猪心。

殊不知于克南必须要遵守和教练的约法三章。果不其然,直男的世界就是这么朴实无华,可这直男间的正面硬刚却也令人分外想念。

如果说于克南对于乒乓竞技的理解是个人成绩至上,那么,徐坦则更看重团结合作,其实这本身并无对错,但也恰好让我们看到了两人各自成长过程中所遇到的瓶颈:

于克南身体条件突出、爆发力强、球感更佳,该出手时绝不收着,但他心性却太过浮躁,而这,很容易在比赛中被对手针对,从而攻破他的心理防线;

徐坦则是打球时顾虑太多,尽管他靠着勤勉记下了每个人的战术打法特点和习惯,以此实现精准打击,进步颇大,但他最需要的,却是于克南身上那份果敢与坚决。

性格迥异的两人虽然有着各自的表达方式,却也在朝夕相处的训练中逐渐懂得了对方,更认识了自己。

戏到这,就上劲了,而在接下来的晋级赛上,徐坦和于克南更是联手上演了一出冰与火之歌。

既然是晋级赛,那就是真枪实弹的battle,掺不得半点假,而大家都知道,赛制越是残酷,就越能暴露一个人的短板,对于这两个乒乓小子来说,同样如此。

体育运动,表面上看是体力的对决,实际上是心理的博弈。不巧,于克南这次对上的就是一个深谙心理干扰战术的家伙,开赛前刻意模仿于克南的动作加以挑衅,于克南是谁?想都不想就中招了,几轮下来险遭淘汰,好在徐坦及时喊醒了他,告诉他要多用假动作,这样对方就难以摸清他的招数,冷静后的于克南一举扭转败局,好他妈惊喜刺激。

而习惯于赛前做功课的徐坦,却遇到了一个不那么熟悉的对手,看出徐坦犹豫症又犯了的于克南上前拍了拍他,表示不要一味拘泥于理论,所谓无招胜有招,乃武学至高境界也,给徐坦牢牢吃了一颗定心丸,啧啧,真·肝胆相照。

或许只有那个年纪的我们,才能如此纯粹,前一秒还在面红耳赤的“硬碰硬”,下一秒就能勾肩搭臂的侃大川。

这两个少年,一个敢打,毫不犹豫立下“军令状”彰显男儿血性,一个肯拼,纵使荆棘载途却仍能秉持初心,他们既是劲敌,更是“战友”,这不禁让我脑海里浮现出中学时候同学们纷纷拿出《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死磕的亚子,那段在彼此生命长河中熠熠生辉的好时光,不正是我们都曾有过或正在经历的钢铁青春吗?

而在我国,自《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之后,算是彻底掀起了一股势不可挡的青春风暴,那时候的陈妍希还不是后来的“小笼包”,啊呸不是,小龙女,扎起马尾的她,俘获了多少少男少女的心,嫣然一笑间,妥妥的爷青回啊!

但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们目之所及的青春,就像脱缰的野马,在堕胎、劈腿、干架的路上反复拉扯,好像青春期要是不干点出格的事,老了都没有吹逼的资本似的,但这真的是我们的青春吗?

青涩的岁月,初恋的悸动很正常,但那并非我们青春的全部,就像《荣耀乒乓》中这群热血拼搏的运动少年,他们打球、训练、比赛,其实和我们上学读书没什么分别,都有过迷茫,有过挣扎,但更多的是一次次咬紧牙关不肯言败的韧劲,我愿将其称为“保尔·柯察金”式的钢铁斗志。

而剧中对于青春的表达,也并未停留在个体的成长故事上,而是通过叙事技巧上群像的塑造,映射出一代人的钢铁青春。

比如,“特殊打法”队员刘石这一角色,就极大的丰富了剧集关于青春“刚”的定义。

所谓“特殊打法”,即为帮助运动员适应各种不同打法专门请来的“陪练”,这也意味着不管他们有多努力,可能都无法像徐坦、于克南他们一样最终站到决赛的球台前,可刘石明知道这点,仍卯足了劲在训练中展示出自己的全部,这不也是一种少年刚强的侧写吗?

此外,剧中这群热血少年的青春除了够刚够燃,还有一点很接地气,即逗逼无极限。其中,徐坦的舍友“新西兰”组合简直是我的快乐源泉,分分钟切中我笑点。

敲黑板,此“新西兰”非彼新西兰,而是三名分别来自新疆、西宁、兰州的乒乓小子,凑到一块那就是加强版欢乐喜剧人。

你简直无法想象新疆人居来提奔向食堂的速度,就和他的发球一样,都贼拉快,可以说深刻贯彻了当代干饭人之精髓,讲究的就是快准狠,好一个干饭不积极,脑壳儿有问题,笑哭。

组合中心位何进宝更是戏精上身,先是训练装模作样采访徐坦夺得大满贯发表感言,太过专注的他一个没防住就被乒乓球来了一个“鸡飞蛋打”,后又给小白“认真”科普比赛分组的潜规则,只瞧他语重心长地分析道,一般这七组都是老少编实力弱的,没成想下一句问徐坦分在哪个组就得到了七组的回答,可没把我笑趴下。

每每埋头干饭之余,还盼着美女体能老师从身边走过,那就是一阵春风吹满地啊,纷纷送上美誉:食堂大漂亮!但别问我,我是不会否认中学时也曾拜倒在英语老师风姿下的(手动狗头)。

总之,不论这群少年郎是刚强的,逗比的,还是偶尔犯起花痴,我总能隐约间看到自己年轻时的模样,而青春之所以有它旺盛的生命活力,就在于我们每个人都曾感受过那样一种永不言弃的嘶吼、竭尽全力的拼搏和孤注一掷的热爱,不是吗?

最后,我想说,我真心希望能看到更多像《荣耀乒乓》这样不甜齁、不狗血的钢铁青春剧,毕竟我们每个人的青春故事都应该得到最为真挚、朴实的讲述。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