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老师门将、卖牛肉面的前锋战胜北京国安?“说相声的”主教练回应:谣传太大了……

◎弱队战胜强队,在竞技体育中并不罕见。但赛后有关泾川文汇的各种“真相”,例如门将是请假参赛还被扣工资的体育老师、前锋球员是卖牛肉面的老板等,彻底成为点燃舆论的火星。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方联系,终于找到了泾川文汇主教练尹优优,和他聊了关于这场比赛、球队,以及网络舆论。他也正面回应了诸多问题,包括他私底下是不是还去说相声。

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开幕的前3天,11月17日,2022年中国足协杯赛一场第二轮比赛在山东日照国际足球中心体育场举行。这本是一场并无太多看点的比赛,却在赛后成为中国足球能与世界杯开幕热度抗衡的话题。

来自甘肃的县级足球队泾川文汇足球俱乐部(以下简称“泾川文汇”)以点球战胜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前者是只够资格参加中国足球联赛体系中分属业余联赛的中冠联赛球队;后者则是角逐中超联赛,多次夺得中超冠军的老牌明星球队。

弱队战胜强队,在竞技体育中并不罕见。但赛后有关泾川文汇的各种“真相”,例如门将是请假参赛还被扣工资的体育老师、前锋球员是卖牛肉面的老板等,彻底成为点燃舆论的火星。有关国内顶级足球职业联赛球队水平不如业余队球员的话题热度节节攀升。

一场比赛的结果是客观的,但也可能是片面的。就此,《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多方联系,终于找到了泾川文汇主教练尹优优,和他聊了关于这场比赛、球队,以及网络舆论。他也正面回应了诸多问题,包括他私底下是不是还去说相声。

今年40岁的尹优优执教泾川文汇不到10个月,在此之前,他在南京市足协担任青训总监。更早之前,他是南京城市足球俱乐部的主教练。这家俱乐部由他一手创建,并在其带领下实现三年三级跳。球队于2019年拿下中冠联赛冠军,随后晋级2020年中乙联赛;2020年获得中乙联赛季军,随之晋级2021年中甲联赛。

在今年2月初决定正式接任泾川文汇主教练一职前,俱乐部的老板姚军曾在2021年10月邀请尹优优去球队短暂帮忙指导了近一个月。尹优优告诉每经记者,当时,他感觉姚军是个踏实想做好足球的人。

“姚总没有想用钱快速砸出一个有成绩的球队,他认为足球不是短时间内能出成绩的东西。他是踢球出身,对足球的认识和其他投资人相比会更深。我觉得他的很多想法跟我一致,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

尹优优:从联赛定位来说,泾川文汇参加的中冠联赛属于中国足球联赛体系中的第四级联赛,的确是业余联赛,所以称他们为业余球员也没错。

但从俱乐部角度看,很多球员的工作就是踢球,也没有踢球之外的任何收入,他们其实也算职业球员。我们很多球员也有职业球员的经历。

NBD:网上很多消息称,在此次比赛中为球员罚入第一粒点球的37岁门将崔桐珲是请假来参赛的体育老师,是真的吗?

不论这次赢国安是因为运气还是其他原因,我们都没有必要通过贬低自己来放大这场胜利。你随便去街上找20个体育老师,他们能踢得过国安?不可能的事。

如果没有系统专业的俱乐部训练,连跟国安同场竞技的机会都没有。还有说主教练是说相声的,前锋是卖牛肉面的,要是踢比赛这么简单,中国男足早就能参加世界杯了。

NBD:泾川文汇董事长吕斌武在接受采访时透露球队工资最高的崔桐珲月薪就5000元,俱乐部目前的运营会面临很大的困难吗?

尹优优:困难肯定有,国内的足球俱乐部,不管是中超球队还是中冠球队,都不盈利。有的俱乐部会有地方政府的支持,但泾川文汇这种小俱乐部就全靠投资人了,而且投入可能需要好几年才能看到成效,还不一定是直接的金钱回报。

但要说很大的困难也不至于,要是那样的话,我们连足协杯赛也都不会去踢了。球队正常参赛和训练都是没有问题的。

尹优优:目前俱乐部的投资就是由姚军一方投入。投入资金规模在中冠球队里面属于中等左右的水平。虽然中冠级别低,但也有“豪门”。不过球队的人员储备和构建在中冠球队里应该算中等偏上。

这场比赛结束之后,位于甘肃省东部、陕甘交界处的泾川县闯入大众视野。县级草根球队的爆冷故事听起来令人澎湃又饶有趣味。但事实上,目前,尹优优所执教的这支球队和泾川县之间的关系主要就是借壳踢比赛。在漫天飞的热搜和短视频内容出现之前,尹优优一直以为泾川是一个市。

NBD:赛后,泾川文汇的管理层表示战胜国安的运气成分很大。作为主教练怎么看待这场胜利?

尹优优:当知道要对阵北京国安的时候,我们从教练到队员都只有一种心情,就是特别兴奋。说实话,能有机会跟国安这样的中超豪门踢比赛,只有兴奋。我们俱乐部的队员最高只踢过中甲,所以队员也很兴奋。

赢的想法会有,毕竟竞技体育不可能还没上场就认输,但就一瞬间的事。回归理性后,我们就想尽情展示自己,看看自己和对方的差距在哪,以后我们怎么改变才能达到别人的水平。

比赛下半场扳平比分后,那时候我的确有赢的想法了。我觉得如果到点球,我们的胜算会大一些。因为我们这次主罚的守门员崔桐珲还是很有经验,而且我们能在常规赛和国安打平,其实已经“赢了”,我们的心理优势会更明显。归根结底还是心态问题。

NBD:有资料显示,俱乐部的大部分球员其实来自广西北海极驰足球俱乐部,泾川文汇和北海极驰的真实关系是什么?

尹优优:我们的一线队员、教练在事实上都属于北海极驰。2021年,泾川文汇和北海极驰签了一个合作协议,北海极驰挂泾川文汇的名,代表它参加中冠联赛。

说实话,我也是这两天才知道泾川到底在哪,之前我只知道它在甘肃,还以为它是一个市。而且从我到俱乐部之后,我们还没去过泾川,日常训练都在北海。

尹优优:主要是为了增大在中冠联赛的出线概率。如果以北海极驰参加比赛,其所在的华南赛区很多队伍实力普遍比较强,队伍想从大区赛出线强比较难。西北地区的队伍整体实力的确弱一些,可能出于这方面考虑,最终就借了泾川文汇的名。

尹优优没想到巨大的流量会倾倒在自己执教的业余联赛球队。比赛结束后,有关球队的“过往经历”以各种版本出现在网友视野中。“我觉得网上很多内容所造成的影响其实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他告诉每经记者。

尹优优顿了一下说:“可能这场球我们输了大家会觉得很正常,但我们有机会赢为什么不赢?我们赢球不是为了贬低中国足球,相反,我们都希望它好。”

尹优优:我很开心有这么多人关注足球,但有时候好事变成坏事其实就是一念之间。我很怕大家把这个可以关注地方足球的契机变成一个炒作的噱头。

我们足球人做任何事还是希望能助推中国足球真的能往上走,也希望我们自己工作的环境变得更好,但现在网上一些表述其实对足球环境的影响不太正面。

尹优优:其实我并不认为我们一战成名了。的确是有一些人知道我们了,但不论是对球队、球员、姚军,还是我自己而言,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改变。无非就是会有一些很久不联系的好友发个信息。一周之后,我们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我觉得没必要因为赢了一场比赛就开始谈远大理想和长远规划,还是脚踏实地地做事。之前在北海训练就还在北海训练,之前吃球队食堂就还吃球队食堂。

尹优优:其实有两三个企业通过一些朋友找到我。但他们不了解北海极驰和泾川文汇的关系,当我跟他们说我们其实是北海极驰,他们理解不了,也很难解释清楚。基本聊到这个话题就不了了之了。

NBD:下一场比赛对阵济南兴洲,他们在上一轮也算爆冷淘汰了中超球队长春亚泰,你和他们的主教练也很有渊源,对这场比赛有什么期待?

尹优优:我和长春亚泰的主教练唐京曾在江苏舜天做过队友,可能球迷会觉得挺有看点。我个人看待比赛的态度就是很乐观。

我觉得踢比赛就是过节,因为那是展示时刻。球员要是光训练不比赛,那练它干嘛?而且我们刚赢了国安,又有关注度,展示的机会更大了,对我来说就是特别开心。加上对方教练和我关系又很好,我们两个江苏籍的教练能在足协杯赛碰面,也证明我们的国内教练并不差。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