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时隔978天恢复主客场球迷市场复苏有望加速球队股改

时隔978天,中超联赛终于恢复主客场赛制!8月5日,2022年中超联赛第二阶段正式开打,这也是中超在2019年12月31日(2019年中超联赛最后一轮比赛)之后首次恢复主客场赛制。

在过去的31个月,由于疫情原因,以中超、CBA为代表的职业体育赛事只能以赛会制的形式办赛,联赛的票房收入、整体商业价值、综合影响力因此一落千丈,中国职业体育也因此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谷。如今,中超终于成为中国首个恢复主客场的大型职业体育赛事,这将推动整个中国体育竞赛表演行业积极复工复产,个中意义十分深远。(延伸阅读:《中超率先恢复主客场,中国体育竞赛表演业的触底反弹虽迟但到》)

截止到8月5日,中超18支球队中,有11支球队能够在主场作战,但仍有7支球队因不符合属地的疫情防控策略等原因而被迫异地比赛。获准回归主场的11支球队分别是:山东泰山队(主场为济南市奥体中心体育场)、广州队(广州市花都体育场)、长春亚泰队(长春市体育中心体育场)、广州城队(广州市越秀山体育场)、河南嵩山龙门队(郑州市航海体育场)、武汉长江队(武汉市五环体育中心体育场)、武汉三镇队(武汉市体育中心体育场)、梅州客家队(梅州市五华奥体中心惠堂体育场)、浙江队(湖州市奥体中心体育场)、成都蓉城队(成都市凤凰山专业足球场)、大连人队(大连市普湾体育场)。河南和大连均出现一票难求、抢票小程序一度崩溃的盛况。

在7支异地比赛的球队中,上海海港队和上海申花队分别选择大连市体育中心体育场和大连市金州体育场作为本赛季的主场。而北京国安队、深圳队、河北队、沧州雄狮队、天津津门虎队这五支球队暂时只能以中超第一阶段的海口赛区作为主场。北京国安正积极与山东日照进行磋商,希望将本赛季的主场设在日照,而深圳队也在加急沟通,希望将主场设在佛山南海体育场。根据中超本赛季的协议,在中立场地比赛的球队若想更换主场,只需提前两轮向主办方申请即可。所以,不排除在第二阶段比赛期间,北京国安和深圳队均可能离开海口赛区。

尽管中超正在有序恢复主客场比赛,但危机依然存在。众所周知,随着中超金元足球时代的落幕,中超多家俱乐部均出现程度不同的欠薪情况,甚至个别俱乐部连基本运营都举步维艰,本赛季开始前,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直接宣布解散。中超本赛季开始前曾规定了三个分期偿还欠薪的时间节点,其中7月31日之前要清偿欠薪总额的30%,否则将被扣除3个积分且被禁止在二次转会窗口注册新球员(8月1日至8月31日)。

目前,包括广州城在内的诸多欠薪俱乐部已向中国足协提交了有相关人员签字的欠薪偿还表。因为欠薪问题备受瞩目的武汉长江队则在8月5日才匆匆补发了一部分工资,球员们目前已经踏上了前往梅州的客场之旅,希望俱乐部可以躲过被暂停冬窗注册球员出场资格的处罚。

当前,多家中超俱乐部因为过往的债务问题而导致多元化股改推进不畅,俱乐部的长期运营资金难以为继,这是中超联赛保持稳健发展的一大隐患。近日,资金链紧张的恒大集团已经发公告宣布退还恒大足球场的土地使用权,预计这一项目将亏损12.55亿元。而中超升班马梅州客家俱乐部为了吸引新的投资人,已将俱乐部一线队在南方联合产权交易中心体育产业资源交易平台上挂牌,作价9000万元到1亿元,这是国内首家将股权放入产权交易中心的中超俱乐部。就目前来看,唯有中超俱乐部实现全面股改,才有望确保中超联赛可持续发展。

18家中超俱乐部中目前有11家回归主场,而另外7家未能回归主场,大部分主要是因为俱乐部属地为超级大城市,此前曾发生过大规模疫情,对疫情至今心有余悸,所以至今防疫政策依旧十分严格,属地相关部门不愿意审批中超这类大规模的体育赛事。

除属地审批原因外,也有个别俱乐部是因为自身财务困境十分严峻而不愿意回归主场。因为恢复主客场反而会增加俱乐部的交通差旅、客队接待和主场安保成本,所以他们宁愿去海口中立主场。而在中立主场,赛事主办方可以帮其先行垫付食宿等相关成本,俱乐部眼下的财务危机能够得到暂时缓解。

事实上,中超在制定第二阶段赛程时,除了尽可能从竞赛角度保证各队公平参赛外,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尽可能帮各队节约主客场赛制下的差旅成本。本赛季的中超联赛赛程主要是按照18家俱乐部双循环主客场赛制编排,整赛季共34轮,但为了减少各队在差旅上因飞行次数过多、客场距离过远带来的差旅费压力,因此无法完全遵循往年一主一客的规律,个别俱乐部的赛程未能完全实现一主一客的安排。但即便如此,根据目前的赛程安排,中超最后四轮仍不可避免要和卡塔尔世界杯“撞车”。

此外,我国南北气候差异巨大也是主客场赛制必须考虑的客观因素。当前,海口赛区正处于一年中最炎热的阶段,潮湿闷热的时候可能会让北京国安等北方俱乐部无法适应。正是出于气候差异太大的考虑,目前国安仍在全力以赴和山东日照沟通,希望将本赛季主场落在日照,这样球员就可以免受海口气候炎热之苦。而深圳队也不希望将海口赛区作为主场,他们更希望将主场设在佛山南海体育场。

除了海口赛区过于炎热外,在赛季末段北方严寒的问题也必须慎重对待。鉴于中超联赛最后一轮则已进入12月份,而我国北方(比如吉林等地)在11月份就已经极其寒冷,不适合在户外比赛。所以,在本赛季收官阶段,北方球队要长期在南方连续征战客场。比如,长春亚泰的赛程就非常典型,他们一度要连续七个主场,后面又要连续征战七个客场。

虽然中超恢复了主客场赛制,但就目前来看,真正明确表态从第二阶段的首场比赛就可以对外公开售票、允许观众入场的还是大连和河南等少数俱乐部。大多数回归主场的俱乐部还在和属地防疫部门磋商观众入场的具体办法,初期只开放少数名额,有望后续逐步放观众入场。当然,也有个别财务压力巨大的俱乐部因为无力支付主场安保成本,经过综合考量,干脆继续空场比赛。

目前,大连人、上海海港、上海申花三支球队的主场分别设在大连的普湾体育场、大连体育中心体育场、金州体育场。而大连目前出台的球迷入场政策是每个主场开放的观众人数不能超过两万人,且半年内被诊断为确诊病例等人群不准入场,而该规定是依照大连市的相关防疫规定制定。大连赛区将为球迷们建设临时停车场,用于停放私家车、球迷大巴车等。当地公交公司将免费提供球迷大巴,而客队的球迷团队则需要和客队俱乐部和主场赛区主办方提前报备观赛活动。

河南嵩山龙门俱乐部的主场郑州航海体育场在第11轮比赛将开放30%观众席,散客票价分别为50元、100元和150元。实名制购票,实名制入场,严格按照防疫要求落实扫码、测温、戴口罩、双码查验等疫情防控措施。售票小程序开票后引起球迷疯狂抢票,一度陷入瘫痪状态,可见在远离中超比赛两年半之后,中超球迷迫切希望找回主场观赛的那种热烈氛围。

目前,广州城和梅州客家已明确表示,第11轮的主场比赛暂时不对球迷开放。而主场暂时设在海口赛区的深圳队也已明确,主场比赛暂时不对外开放。其实,对于一些财务压力较大的俱乐部而言,他们需要算好主场票房和安保成本这两笔帐,如果发现安保成本可能比潜在的票房收入更大,那么暂时不对外售票从纯粹的财务角度而言无疑更划算。而那些近期出现零星疫情的城市可能也要在观众入场问题上遵从当地防疫部门的建议,努力控制观众入场规模。

中超俱乐部目前最大的隐患就是过往金元足球时代导致债台高筑,以致于如今想要推进多元化股改,过高的债务负担(主要是球员薪水)让潜在的投资人心生忌惮、踌躇不前。目前,只有山东泰山、河南嵩山龙门等背靠国企大树好乘凉的少数球队顺利完成股改且目前资金链相对稳定。大多数股改陷入停滞状态的俱乐部多是因为过往的债务负担太大,原投资人和意向投资人在如何处理俱乐部旧有债务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意见,重庆队则干脆因为股改陷入僵局而宣布解散。(延伸阅读:《重庆队解散揭示足球股改伪命题,中超或跌入硬着陆时代》)

本赛季开始前,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在4月3日下发的《2022赛季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相关工作的通知》中明确要求:“各俱乐部本赛季不得有新的欠薪发生,分三个阶段来解决过往的欠薪问题,即今年7月31日前解决欠薪不低于总额的30%;10月31日前解决欠薪不低于总额的70%;12月31日前解决全部欠薪。未在相应时间完成偿还的俱乐部,将受到禁止2022赛季第二次转会窗口注册球员、扣除联赛积分、降级或取消准入资格等不同程度处罚。”解决欠薪问题只是中超拆弹的第一步,真正想要实现可持续发展,未来必须推进俱乐部实现多元化股改。

以欠薪问题比较突出的广州城俱乐部为例。由于无力支付主场安保成本,广州城的第11轮主场比赛将不对外开放。此前,广州城一度传出股改顺利的喜讯,当时,富力集团和广汽、城建、越秀等广州当地国企达成过一份股改框架进度表。但此后这三家国企在对俱乐部进行尽职调查时发现,广州城的实际债务比最初通报的债务规模要大很多,这让国企们有些吃惊,于是重新要求广州城必须解决这些表外债务问题。(延伸阅读:《恒大“休克”,广药出手富力,广州足球会等来援军吗?》)

按照当时股改框架进度表要求,要在7月31日之前完成股改。但如今已经过了这个截止日,但广州城的股改已经没有突破性的进展。不知道接下来,广州城的股改还要多久才能真正完成。好消息是,广州城在7月31日首个解决欠薪的时间节点前,成功上交了有球员签名的欠薪偿还表,暂时渡过一劫。

另外一个债台高筑的金元足球代表广州恒大足球俱乐部,在本赛季努力控制球员工资支出,早已风光不再。6月4日晚间,广州队的大股东中国恒大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决定退还原计划修建广州队八万人主场的广州市番禺区谢村片区地块的土地使用权,而受让方将支付合计约55.2亿元的出让金退库款,这笔退款将用于集团偿还债务。在转让事项完成后,恒大将不再持有该地块的任何权益。

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年初,恒大曾以68.13亿元的价格获得这块总面积为49.91万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而恒大计划用这块土地修建可容纳至少8万人的恒大足球场,同时搭配各种商业文旅项目,计划总投资120亿元,计划在2022年底竣工并投入使用。恒大董事长许家印亲自设计的“并蒂莲”足球场设计方案更是一度在网上引起热议,计划让球场成为全世界规模最大、档次最高、配套最全、科技含量最高、座位数最多的国际顶级专业足球场。(延伸阅读:《恒大120亿“荷花”球场引热议 中国迎来专业足球场时代》)

2020年4月16日,恒大足球场正式开工。不过,此后由于恒大集团资金链紧张,球场修建陷入停滞状态。如今,恒大决定退还该地块,鉴于球场已经动工,所以,受让方愿意继续利用该地块内足球场地块已建工程,按原合同约定, 转让方将获补偿其已投入该等已建工程的相关工程成本人民币20.92亿元。但即便如此,恒大此番的土地转让事项将会录得约12.55亿元的亏损。

纵观中超俱乐部,不少球队都因为此前的金元足球而债台高筑,没有债务压力的只是极少数,而中超升班马梅州客家足球俱乐部就公开表态自己从未欠薪、也从未负债。不过,随着梅州客家升入中超,未来俱乐部的投资成本注定水涨船高。所以,梅州客家足球俱乐部也未雨绸缪希望引入新的投资人。于是,在梅州市体育局的推动下,梅州客家俱乐部一线队的股权将在南方联合产权交易中心体育产业资源交易平台上架。此举旨在推进俱乐部股权多元化股改,这是国内首家将股权放入产权交易中心的中超俱乐部。

梅州客家俱乐部一线队伍估值超过三亿元,但为了吸引投资人,球队股价打折作价9000万至1亿元。梅州客家老板魏晋平表示,从2021年间对至今对球队的投入大约十二三亿元,但在估值时不要求计算此前的投入,他对投资人的要求就是,只要球队不离开梅州,一切条件都可以谈。并且,梅州客家强调,球队从来没有欠薪,也没有负债,所以投资人无需有什么后顾之忧。(延伸阅读:《中超首个县级队!梅州冲超成功背后:足球之乡向足球特区迈进》)

眼下,中超恢复主客场,不仅能从票房收入等角度让俱乐部收入增加,更重要的是,随着球迷市场的复苏和媒体曝光率的提升,有望让俱乐部在商务开发和吸引投资等层面逐步走出低谷。此前,经中超公司董事会决议,从第11轮起将开放更多广告权益,包括比赛服广告位加至5个,训练服和热身服开放广告位等,这些举措将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俱乐部的商务开发资源、暂时缓解俱乐部缓解资金链紧张的现状。

总之,中超联赛过去三年由于疫情而跌入前所未有的低谷,但从积极层面来看,陷入困境的中超俱乐部有望成为投资人眼中的“投资价值洼地”,一旦中超通过主客场赛制聚拢人气恢复商业价值,必将助推各俱乐部加速股改。当然,过程复杂的股改对于本赛季的中超而言远水不解近渴,本赛季的剩余比赛中,各俱乐部必须努力开源以确保能顺利完成本赛季的比赛,而这无疑是一个比赛程与世界杯撞车更大的挑战,中超有多少家俱乐部能成功应对这一挑战呢?